自由開講》台灣應務實且博弈的態度看待「星、中防長會談」

自由開講》台灣應務實且博弈的態度看待「星、中防長會談」

王文勝

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和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日前共同主持第一屆「星中防長對話」,會後承諾將重啟因新冠疫情停擺的常規「雙邊旗艦演習」。但早在去年底,新加坡陸軍突擊營部隊就進駐高雄鳳山國軍某部隊營舍,並進行傘訓的操練。

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右)和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日前共同主持第一屆「星中防長對話」,會後承諾將重啟因新冠疫情停擺的常規「雙邊旗艦演習」。(路透社)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新加坡並不在意台灣的民主和中國的極權,而是以新加坡的訓練和抗衡週邊穆斯林國家為主,因此在安全與利益至上的新加坡來說,台灣要思考的不是「新加坡和中國開啟軍事合作會邊緣化台灣」而是「中國
提供新加坡廣袤陸地的演習,那台灣身為老夥伴更應該積極提供島嶼地形的演習場地」這樣的博弈思維,比方澳洲也跟新加坡有類似的合作,務必記住:對新加坡而言,中國既不是威脅也不是假想敵,因此在星光部隊的議題上,台灣不應該有漢賊不兩立的思維,因為正常的大國博裔現實就是:當我提供我的朋友兩架直升機時,他會將他停放在敵人建設的基地裡面。如果台灣真的要做這方面的反制,是應該去和印尼談更多的合作才對。當然這又是另外一段故事了。

台灣在中國的崛起上自己也出了不少力量,這時候在用完全零合的關係和新加坡往來其實是不對的,既然新加坡都搶先在恢復與中國的軍事交流之前恢復與台灣的軍事交流,台灣就應該更新自己的思維了。

事實上說到台灣與新加坡關係這件事,台灣還是最先背叛的那一位,2008年新加坡和中國簽訂了國防安全交流協定,但經由美國施壓後,新加坡作罷了與中國合作的積極性。但2009年台灣政黨輪替後,當時的政府想要直接和中國做接觸,因此新加坡這一個中間人的角色就變成了雞肋,星光部隊的指揮官還因此對台灣政府抗議,在兩岸直接對話時沒有事先知會新方。說到舔共這件事若要指責新加坡,自己回頭看看2009年到2016年這8年的時間,自己身為中共的被壓迫者又是什麼樣的一副諂媚的嘴臉。補充一點,我國海軍敦睦艦隊出訪最後一次訪問新加坡是2007年。

台灣與新加坡實際上可以往來的領域已經都飽和了,除非邦交別無他法,目前這樣已經是最好的狀態,畢竟臺灣的新南向政策之中新加坡也不是最重要的國家。

(作者為退役少校政治作戰官,研究紐澳和大洋洲關係史)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